金福彩票极速时时彩
南通老年公寓

新聞分類

熱門關鍵詞

聯系我們

江蘇英瑞禮愛健康養老有限公司

電話:0513-81560666

聯系電話:馮小姐 13656292584

郵編:226004

地址:江蘇省南通市崇川區薈景苑43幢

網址:www.x45.com.cn

給父母養老,你我將如何面對?

您的當前位置: 首 頁 >> 新聞中心 >> 媒體報道

給父母養老,你我將如何面對?

發布日期:2016-07-30 作者: 點擊:

關注養老問題之1
如何養老,繞不過去的話題


養老問題,是我們每個人都繞不開的話題。除了政府兜底的特困供養人員和部分經濟能力較好的人外,處在中間的大部分市民的養老服務,需要根據老人和家庭的實際情況作出選擇。近日,蘭州晨報記者連續一周時間,走訪了多位市民和蘭州幾家養老機構,就養老這一話題進行了調查。


3.webp.jpg

住在養老院的老人。


養老院,去還是不去?


一面是工作忙碌無暇照顧老人的現實,一面是難以割舍的親情。面對年老的父母,你想好怎樣給他們養老了嗎?到底送不送他們去養老院?如何養老?這是當下大多數人糾結而又不得不直面的問題。


家住城關區的劉先生最近有些糾結,年逾古稀的母親前些日子在家摔了一跤后,被鄰居送到蘭大二院救治,幸好傷勢不重,治療一周后回家休養。就老人的養老問題,劉先生和在南京上班的妹妹沒少費腦筋。


“接到身邊吧,由于工作忙,隔三差五出差,甚至一兩個月都不著家。雇保姆吧,已經換了好幾個,三天兩頭請假、要求漲工資,也鬧心得很。”劉先生夫婦和妹妹商量后,打算送老人去養老院。誰知老人一聽大為光火,“養你們這么大,現在你們倒嫌我累贅了?”老人大罵兒女不孝,“只要有一口氣在,就不離開這個家。”


原來,老人覺得去養老院會被人說子女不孝,沒面子,同時還擔心在陌生環境住不習慣。


這讓劉先生左右為難,父親去世早,母親含辛茹苦將他們兄妹撫養成人,省吃儉用供他們上了大學,如今卻將老人送去養老院,覺得自己太無情了,再說他也擔心背上“不孝”的罵名。


同樣的問題也困惑著周女士。父親去世后,母親和上高中的孫女住在一起,但今年孫女要去外地上大學,老人獨居在家怎能放心?周女士本身與母親分開住,又頻頻出差。看著母親身體日漸消瘦,動輒還臥病在床,自己又無法盡孝,周女士很難過。送去養老院吧,覺得不忍心,不送吧,母親年紀大了,一個人住讓人很不放心。她試著和母親提起養老院的話題,誰知老人聽后也不表態,整日睡在床上唉聲嘆氣。


周女士猜出老人的心思,除了舍不得錢外,性格內向的老人還擔心去養老院會“受罪”,因此寧可在家獨守“空巢”也不愿去養老院。


觀念在變,養老模式逐漸多元化


如何養老?不僅是老人所面臨的抉擇,也是今天你我必須關注的問題。相比南方城市,蘭州養老機構起步較晚,發展緩慢,人們的觀念也在轉變過程中。


76歲的朱奶奶是原甘肅省商業廳退休干部。老人身體健康,精神也不錯,她已經考察過蘭州好幾家養老院了。“房子給小兒子住,小兩口待我還算不錯,但年輕人的生活習慣我看不慣,不想和他們一起住了。”朱奶奶說,等孫女今年秋季上初中了,她就去住養老院。朱奶奶想住養老院的想法,得到了幾個子女的贊成。


記者采訪發現,很多老人的養老觀念正在轉變。有些老年人因為不了解養老院生活模式,還有懼怕心理;而了解的老人,覺得住養老院清靜自由,還不給子女增加負擔。


調查顯示,養老方式如今為“90—7—3”模式,90%的居民選擇居家養老,7%的居民選擇社區養老,3%的居民則選擇機構養老。蘭州市民政局福慈處處長張祥毅向記者介紹,目前蘭州養老機構入住的老人大致分為三種情況:因為身體、年齡、疾病等原因不得不去養老院的失能或半失能老人,占百分之五六十,屬于被動型;百分之二三十的屬于子女不在身邊,有的老兩口都有退休工資,住房給子女后,老人選擇去養老院,也有與子女性格不合等原因選擇住養老院的;還有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的,屬于主動改善型,他們經濟條件好,思想解放,選擇住養老院。


如何養老,你我終將要面對


隨著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等獨生子女一代成家立業,由祖父母、外祖父母四人,父、母二人和一個獨生子女所構成的金字塔形的家庭逐漸增多。這種“4—2—1”家庭模式,讓兩個勞動力贍養4個老人和一個孩子的現實困擾著年輕人,尤其這代人的爺爺奶奶,如今都已是耄耋之年,他們的養老問題尤為迫切,已成為眾多家庭的兩難抉擇。


目前養老模式分為居家養老、社區養老和機構養老三種模式。


當居家養老和社區養老無法滿足老年人的養老需求時,就需要去養老機構集中養老了。據了解,蘭州市目前有26家養老機構,公辦11家、民辦15家,有床位4000張左右。縣區自辦的農村敬老中心有11家。


養老問題,并非單純的老人吃喝拉撒問題,更主要的是“帶病養老”。一方面,醫療機構承擔著繁重的診療任務,無法滿足老年人長期住院進行治療、康復和生活養護的需求;另一方面,養老機構大多功能單一,不具備后續醫療和康復服務能力。因此,這一部分老年人,亟須養老和康復醫學相結合的康復型養老服務。


為了解決此問題,去年蘭州市增加了甘肅省第二人民醫院、甘肅省第三人民醫院、甘肅中醫學院附屬醫院、康樂頤養院等四家醫養結合機構,為失能和半失能老人提供社區和居家無法滿足的養老服務。


近幾年,蘭州市虛擬養老院在一定程度上為居家養老解決了部分問題。目前蘭州市第二社會福利院、第三社會福利院也正在積極籌建之中。按要求,蘭州市三縣五區都要有一所自己的綜合福利機構。對社會力量辦養老機構,政府也出臺了許多優惠政策,如床位補貼、運營補貼、機構責任保險等等,對于愿意從事的養老機構、投資主體給予有限的補償鼓勵。這些消息,對于促進目前養老機構的發展,起到了助推作用。


關注養老問題之2

在哪養老,子女父母的糾結


4.webp.jpg

老人們在養老院活動室里打撲克。


在哪養老,不僅是子女糾結的問題,也同樣讓老人糾結。那么,住進養老院的老人,子女常來探視嗎?老人和子女相處融洽嗎?近日蘭州晨報記者走訪了蘭州七里河區愛心托老所、蘭州新陽光老年公寓等幾家養老機構。


住養老院,老人的心態不一樣


同住一家養老院,老人們的心態卻大不同。


今年3月份,81歲的張其珍老人被女兒送進養老院,但兩個月來,張其珍整日郁郁寡歡,十分消沉,夜深人靜也不上床,獨自站在窗前發呆。


“我知道老人心里有包袱,還在生女兒的氣。”護工張蘭試圖打開老人的心結,“阿姨,你就把我當你的女兒吧,我會好好照顧你的。”老奶奶聽后搖搖頭,眼淚刷地流了下來。經過張蘭兩個月的悉心照料,老人這些日子好多了,也開始吃東西了,偶爾還想到院子里轉轉。


張其珍有兩個女兒,一個在北京,一個在江西。兩個女兒一個剛退休,但又要照顧孫子,另一個工作很忙。老人也曾投奔女兒,但終究還是被女兒送回來住進了養老院。


張奶奶從蘭州一家汽車運輸企業退休,工資也不高,觀念至今也沒轉變過來,始終覺得女兒對她不孝才送養老院的。這兩個多月,張奶奶賭氣不接女兒電話,更不愿主動給女兒打電話。


78歲的黃淑蘭和82歲的老伴住養老院,完全是他們自己的選擇。“到底這里方便嘛,不然我一個人在家顧不過來,雇保姆還淘氣。”黃奶奶說,住養老院后,讓她省心不少。


黃奶奶和老伴都是1958年支援大西北時來蘭的,老伴是武漢人,她是上海人。從企業退休的他們,雖然工資不高,但足以保障老兩口的晚年生活了。兩個女兒一個在敦煌從事文物保護工作,另一個在武漢從事外貿代理工作。


去年,黃奶奶103歲的母親在上海去世。她和老伴回上海照顧了老太太10個月。隨后,老伴也在上海做了前列腺腫瘤手術,回到蘭州。由于老伴生活不能完全自理,黃奶奶身體也不好,他們考察了幾家養老院后住進了七里河區愛心托老所。


“女兒工作太忙沒法照顧我們,我們住在家里他們也不放心,還不如住這里的好。”黃奶奶說,她已經委托女兒將她的房產賣掉用于養老,賣房的錢加上兩個女兒的貼補,他們的晚年生活足夠了。


在養老院,每次子女來探望后,一些老人總會眉飛色舞地炫耀好幾天。大多數子女都選擇周末探望老人,也有一部分一兩個月甚至半年來一次的。當然,也不乏“甩老族”,將老人送到養老院后,便再也不聞不問了,養老院打電話也不接。


82歲的汪紹蘭在養老院住了4個多月。護理員給她介紹記者采訪時,老人高興得手舞足蹈,連連拍手叫好:“太好了,趕緊坐下我們聊聊天。”


老奶奶迫不及待地在床頭翻找出她寫的東西。“你看下我寫的稿子,我現在懶了,其實我很想寫……”老人從一個小包里摸出一摞已經卷邊的稿紙。雖然上面字跡歪歪扭扭,但老人寫得極其認真。以自述的方式回憶她的童年,老人說還沒整理,想寫好后發表在《故事會》上。


汪紹蘭是某電力設計院退休工人,養育了6個子女。“活了80多年,晚年時連家都沒了,養老要到養老院,不抱怨不生氣是假的,但現在我想通了,這也是最好的后路,做老人的要理解孩子們,不給孩子們添負擔……”汪奶奶說。


“也許人上歲數都就變得自私了吧,以前在家時和女兒經常吵,但現在常來看我的還是她。”汪奶奶說著,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。


91歲的李金花老人有4個女兒和2個兒子。由于工作原因,女兒都在外地成家立業。去年一次回家看到老母親身上生了褥瘡,幾個女兒也不好抱怨弟弟和弟妹,商量后4個女兒出錢將老人送進了養老院。


“不是兒子不孝順,兒子兒媳照顧起來畢竟沒那么細心,我們發現到養老院后護工們照顧得蠻好,如今老人褥瘡沒了,身體也好多了。”5月19日下午,記者采訪時,李奶奶的大女兒正帶著水果來看望老人。


女兒是父母的小棉襖,這話一點都不假。記者采訪中,老人們提及最多的也是女兒,看望他們最多的也是女兒。


87歲的羅孝蘭,從老伴去世后,便住進了養老院。“別等子女嫌棄時再住養老院。”羅奶奶半開玩笑地對記者說。8年前,她被子女送到蘭州新陽光老年公寓,她住的是一室一廳長包房。


羅奶奶的房間有一種家的感覺。冰箱、沙發、微波爐、電視等家電一應俱全,最吸引人的要數陽臺上和客廳里十多盆生機盎然的花卉。原來,羅奶奶的一大愛好就是養花種草。老人身體健康,樂觀開朗。羅奶奶說,她現在什么都不牽掛,健康就是福。


她自己的房子在火車站一帶,是4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,她已經委托兒子租出去用于她養老補貼。自從住養老院后,羅奶奶的生活也很規律,她說住在這里很舒心。


選擇住養老院是羅奶奶自己選擇的養老方式,她的幾個子女都非常孝順,幾乎每隔兩天就有子女來看望她,每次都帶著大包小包好吃的,她自己吃不完,冰箱放不下,她便站在二樓窗口招手,送給院子里的其他老人,當聽到對方說“謝謝”時,老奶奶也開心極了。


養老院里,一個熱鬧的大家庭


在養老院里,大多數老人共同的娛樂方式就是散步。當然也有比拼才藝的,有些老人喜歡琴棋書畫,獨自在房間享受高雅,也有的帶著二胡坐在樹蔭下拉,一些圍觀的老人會忍不住吼幾嗓子秦腔或唱幾段京劇,一些老人還在院子里自發組成了演出班子。


每天早晨5時許,蘭州新陽光老年公寓幾個勤快的老人就起床了。他們在院子里放開嗓子唱歌、打太極、跑步,公寓場地大、人多、很熱鬧。


8時許,護理人員送來早餐,老人們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用早餐。用過早餐后,好動的老人繼續出去走動,喜歡學習的就看書、報紙。12時許午飯過后,老人們開始睡午覺,下午2時許起床,三三兩兩又坐在樹蔭下納涼聊天,有打牌的,也有彈琴下棋的。年輕時候的共同經歷,讓一些老人聊成了好友。


采訪中,護理員給記者講了這樣一個故事,養老院里住著一位年逾花甲的阿姨,顏值依然很高,平時很少說話,為人熱情。一位對面房間住的大叔每天都過來跟她借針線,謊稱自己的衣服破了。一開始熱心的阿姨說要給幫忙縫上,但大叔謝絕了,后來這位大叔天天都來借,阿姨覺得奇怪,最后才鬧明白,原來大叔喜歡上了她,借針線是假,制造機會與她聊天才是真……養老院就是一個老年的世界,不乏各種有趣的故事發生。


走訪中記者了解到,住進養老院的許多老人覺得,其實來到這里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

關注養老問題之3

財產處置,老人們的“心病”


記者發現,住在養老院的老人,基本都有退休工資,且有自己的房產。老人住進養老院后,財產問題不僅成為一些子女明爭暗斗的問題,也成為不少老人敏感掛心之事。那么,老人們如何看待自己百年之后的財產問題?


大哥弟媳在養老院打起來了


5月17日下午,蘭州一家養老院,一位50歲左右的男子在樓下敲門,要求看望老人,遭到了工作人員拒絕后,男子報了警,而相繼趕來的兩個中年婦女(弟媳和弟媳的妹妹)卻對該男子破口大罵,繼而上演全武行,后來被趕來的派出所民警勸阻。


竟然在養老院樓下打成一團,這到底是咋回事?


記者了解到,老太太今年春節后被小兒子送到養老院,叮囑養老院不讓大哥看望老人。稱大哥對老人不好,擔心給老人投毒。誰送來老人就得對誰負責,養老院因此拒絕了大兒子的探望。原來,老人自從患病后,語言和行動都有了障礙。她被小兒子送進了養老院,但房產問題讓兩個兒子反目成仇。


同樣的問題困惑著77歲的周龍老人。周龍系蘭州一家大型企業退休干部,老伴曾是某醫院院長,患有老年癡呆癥,如今生活無法自理,吃飯靠鼻管注入流食維系。周龍身體不好,兒子如今還未成家,也無工作。老兩口住進養老院后,每月工資合計不到6000元,除掉養老院費用外,尚有一千元結余,這些錢都被按時“探望”的兒子領走。


談及房產問題,老人表示此事很傷腦筋。兒子的表現讓他很不滿,他打算將房子賣掉養老,但兒子又沒地方住,不賣吧,將來身體狀況越來越差,養老還需用錢。因此,這個問題成為他的一塊心病。


82歲的王青芝老人住進養老院后,一直念叨著她的賣房錢。3年前,老伴去世,半年前住進養老院,她托人將房子賣掉,打算用這些錢養老,誰知賣房的40萬元錢被孫子拿跑了。老太太一聽到養老院的伙伴們說起房產,就難過起來。


為了房產,即便老人尚未百年,一些子女已經暗自較勁,有的甚至迫不及待地找老人做工作,讓把房子過戶到自己名下。


有人為了子女,賣掉或騰出了自己唯一的房子;有人擔心自己百年之后,子女因為房產傷了和氣。雖然住進了養老院,但記者發現,老人們最掛心的問題還是財產問題,對房產處置,老人們大多不知如何是好。


房產成了不少老人的“心病”


其實,為了房產問題,子女鬧不愉快的不在少數。


82歲的秦玉蘭有4個子女,老伴去世后,她選擇了養老院。她自己的退休工資也夠交養老院費用了,雖然房子閑置,但她想得很開,也給子女講得很明白,“誰對我孝順將來房子就給誰。”老人說,“人這一輩子,掙多少錢,有多少房,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。生活只求個心安理得,晚年只圖個安逸舒服,不生病就是最大的福。”老人說,常常從新聞上看到有子女為爭老人房產傷和氣,這也是她最擔心的。因此,她早早給幾個孩子講明白了,以免百年之后子女鬧不愉快。


“我有4個子女,老大過得困難一些,我把房子給了老大,后來幾個子女也鬧了一段時間的不開心。”84歲的王美蘭老人說,雖然如此,但她在養老院每月交的2500元錢,還是由4個子女和她每人500元錢分擔,這一點子女都無怨言。


71歲的吳阿姨并沒有房產的擔心,“我的工資除了交養老院費用外,剩下的給孩子們買了幾份保險,算是我給他們留的財產。”吳阿姨有一兒一女兩個孩子,兒子在外地工作,女兒在蘭州工作。因為子女工作忙,她自己又患有類風濕性關節炎,8年前她選擇住養老院。
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x45.com.cn/news/215.html

相關標簽:關鍵詞一

最近瀏覽:

歡迎給我們留言
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,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。
姓名
聯系人
電話
座機/手機號碼
郵箱
郵箱
地址
地址
金福彩票极速时时彩